あなたの全て。

清理 sd 卡发现了初同人文!!

只有开头,不愧是我啊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难以言说。

  井川觉得自己应该说出来。

  家里的亲戚也好,学校的同学也罢,在自己周围的人,不用费多少心思就可以交流,至少表达“今晚又是咖喱饭——我想吃拉面”“明天有社会学诶——笔记该还我了”之类的意思是没问题的。

  这也很自然,连这些简单的意思都无法理解的话,是不会从陌生的人转变成认识的人或是更深层的,朋友的人。 

  只是这样的状态能不能一直延续下去,井川并没有想过。

  他所幻想的未来太多太多,检事,医生,政府人员,除了他自己容不下别的,更何况是“无关紧要的”“别的人”。

  直到为了报考心仪的学府只身一人来到东京,在每天每人都只在意着自己的补习班里,被不经意孤立的时候,作为群居动物想和别人交流的本能才开始躁动不安。

  原本是搭子不够被人拜托才玩的麻将,因为意外有着类似天赋的场况分析而成了唯一的爱好,而此刻成了唯一的解脱。

  每晚去到陌生或是渐渐熟悉的雀庄,和陌生或是见过几次的人打麻将,听着标准或是关西口音的立直,注意着牌桌上有关各种各样的交流,自己也似乎融入了“大家”这个群体。

  而赢来的万元钞票,是预想之外的收获。

  更加预想不到的是因此遇到的天。

  从雀庄累积的听闻判断出天的身份,井川有点意外这麻将代打找上自己,不过也没有太惊讶。

  来雀庄的目的并不是赢钱,不过零用钱多一点也不是坏事,虽然像现在这样看来不是多点零用钱的问题。

  知道天不可能普普通通的打麻将,可他的千术——如果那也算是千术的话,像是看不起人般不加掩饰。

  “嘿,你的麻将打得不错,就是牌路太窄啦哈哈哈~~~”

  不是不生气,可实力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没有对等的实力,连生气这般行为都如同耍赖的孩子。

  在补习班堆筑的堡垒溃不成军,对方的直击让胸口像点棒般被掏空。

  这么肆无忌惮的麻将太过自由,吸引着想要去到天所在的世界遇到更多更多这样醒目的人。

  而东西决战就像是一个为此开设的舞台。  

  没有预想之中的欣然同意,那么就只有孤注一掷的不择手段。

  这世上总有些人让人无法拒绝,于天,于

  那么不可能不被吸引的,赤木的牌风,赤木的神态,赤木的思维,赤木的强运,赤木的,人。

  孤注一掷的

  看得到的距离那么近,可伸出手却像隔着一层玻璃般无法触及。要怎么说才能准确无误清晰无损的表明自己的感情,仅仅简单的一句“我爱你”也说不出口。
  
  赤木さん,愛いんする。

  还是,说不出来。

标签:
评论
< >
© あなたの全て。 | Powered by LOFTER